• 您的位置: 西藏統一戰線 > 理論研究 > 正文

    從“嘎欽”學位看藏傳佛教學經制度

    作者: 劉鵬發布時間: 2021-11-04 10:12:13來源: 中國民族報
    打印
    T+
    T-

      10月26日,班禪額爾德尼·確吉杰布考取扎什倫布寺顯宗最高學位“嘎欽”,這是一件佛門盛事,標志著班禪額爾德尼·確吉杰布宗教學識達到新的高度,也昭示著藏傳佛教傳統學經制度在新時代煥發出新的生機。班禪額爾德尼·確吉杰布為當代藏傳佛教界樹立了學修典范。

      藏傳佛教是佛教中國化的結晶之一。歷經千年的傳承演進,形成了嚴密的顯密兼修、依次第進階的學經制度。這一制度主要由學經體系、學位體系、僧階體系組成,為藏傳佛教僧才培養提供了制度保障,為藏傳佛教中國化奠定了人才基礎。學經、學位、僧階是藏傳佛教學經制度的三根支柱,三者緊密關聯、相互支撐、相得宜彰。從藏傳佛教角度講,學經是為了開啟智慧、堅定信仰、傳承教言;學位是對學習成效的檢驗方式、人才選拔途徑,通常依學修內容、學修層次設定有不同的學位;僧階主要依學位和能力安排僧才的崗位和層級,學位越高僧階越高,肩負的任務就越重,并享有較高的榮譽和待遇,以此鼓勵后學樹立目標,潛心學修。

      藏傳佛教學經主要是指對佛教經律論的學習過程。顯宗主修因明、般若、中觀、俱舍、戒律五門學科,通稱“五部大論”;密宗主修事部、行部、瑜伽部、無上瑜伽部“四續部”。“因明”是佛教的邏輯學說,主修法稱所著《釋量論》。“般若”全稱“般若波羅密多”,意譯為通過智慧到達涅槃之彼岸,是佛教的認識論,主修彌勒所著《現觀莊嚴論》。“中觀”是佛教的方法論,主修龍樹所著《中觀論》。“俱舍”是佛教的本體論,主修世親所著《阿毗達摩俱舍論》。“戒律”是佛教的制度學說,主修功德光所著《戒律本論》,該論分為戒法、戒行、戒相三科,對信奉佛教之人的言行舉止進行規范。學修“五部大論”的基本義理,傳統上需要15至20年左右的時間,其中“因明”需4至5年,“般若”需3至4年,“中觀”需2至3年,“俱舍”需3至4年,“戒律”需3至4年。藏傳佛教關于“五部大論”的注釋極其繁多,因教派區別、師承差異,形成許多不同的學派。以格魯派為例,就有哲蚌寺的班欽學派、色拉寺的杰尊學派、拉卜楞寺的郭莽學派。方式上融聞、思、修、講、辯、著為一體。辯經是藏傳佛教特有的學習和檢驗之法。

      藏傳佛教傳統學位層次分明,名目繁多。一是依據專業確立學位名稱。修學密宗,通過考核后可以獲得密宗學位,通常稱為“額然巴”,“額”是密宗之意,“然巴”是“然絳巴”的簡稱,意為博學之士。修學醫學,通過考核后可以獲得醫學學位,通常稱為“曼然巴”,“曼”是醫學之意。修學天文歷算,可以考取“孜然巴”,“孜”是歷算之意。二是依據學修的層級確立學位名稱。初學顯宗經論的僧人一般稱為“貝恰瓦”。學習因明者稱為“堆扎瓦”,學習般若者稱為“帕欽瓦”,學習中觀者稱為“吾瑪瓦”,學習俱舍者稱為“佐巴瓦”,學完此四部大論通過考核者,通常授予“噶細巴”學位。學修完成五部大論,尚未考取學位之人,通常稱為“噶然巴”或“然絳巴”,意為博學之士。“格西”意為善知識,是對有學識的僧才的統稱,也常常添加在學位名稱之后。三是依教派或學派差異采用不同的學位名稱。以顯宗的最高學位名稱為例,薩迦派的學位有“噶久巴”“然絳巴”“堪布”等,寧瑪派有“堪布”“堪欽”等學位,噶舉派以“然絳巴”為學位,覺囊派以“多吉洛本”為學位,苯波派以“然絳巴”為學位。就格魯派而言,拉薩“三大寺”以“拉然巴”為最高學位,扎什倫布以“嘎欽”為最高學位,拉卜楞寺以“多然巴”為最高學位。四是依據不同的考點設立學位名稱。格魯派哲蚌寺傳統上有“林賽”“朵然巴”“措然巴”等學位,分別是在扎倉、大殿前、大殿內考取的學位名稱。“拉然巴”通常是指在拉薩大昭寺考取的學位。扎什倫布寺的“嘎欽”學位和拉薩“三大寺”的“拉然巴”學位都是由四世班禪羅桑曲結于17世紀創立的,“嘎欽”詞源的本意為經歷最為艱苦的修學而最終證得無上智慧。

      僧階體系是藏傳佛教學經制度的重要一環,該體系的功能在于推動高素質僧才發揮作用,并以此激勵后學精進。藏傳佛教的僧階制度最早可以追述至吐蕃時期,為了促進佛教的傳播,用佛教教化民眾,赤松德贊、赤祖德贊等王室成員對有修為、有影響的高僧非常尊崇,并委以重任,出現了規范師、宗師、缽闡布等高級僧職。元、明、清三代,中央政府安排藏傳佛教高僧擔任帝師、法王、駐京呼圖克圖,促使藏傳佛教的僧階體系日趨完備,為入寺不久的初學者(貝恰瓦)提供了一個通往赤巴(法臺)的制度通道。通常情形,初學者(貝恰瓦)經過近20年“五部大論”的學修,考取顯宗最高學位后,可以在學經院任“覺本”,輔助經師教學、管理;此后堅持學修,有了獨到見地和修為,可以在本寺學經院擔任經師,或者到別的寺廟擔任經師;擔任經師數年,如學識不斷精進和管理能力不斷增強,就有機會出任學經院的堪布;取得顯宗最高學位后,如繼續到密宗院學修,并考取密宗學位,就有資格擔任密宗院的堪布;既出任過顯宗院的堪布,又出任過密宗院的堪布,就有資格充任措欽大殿的堪布,主持寺廟的法務活動;此后,如對寺廟作出重大貢獻,德高望重,就有機會擔當寺院的法臺,總理寺院重要事務。

      新中國成立后,隨著西藏和平解放、民主改革、廢除政教合一制度、廢除宗教特權,正本清源,還藏傳佛教以本來面目,給學經制度帶來新生。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,黨和國家高度重視藏傳佛教事務,在尊重藏傳佛教完善傳統學經制度的同時,也支持藏傳佛教界對傳統學經制度進行必要的改革。1987年,根據十世班禪大師和趙樸初會長的建議,國家批準在北京創辦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,開創藏傳佛教傳統與現代相結合的學修方式,為藏傳佛教學經制度注入現代元素。2004年,經國家批準,中國佛教協會成立藏傳佛教學銜工作委員會,研究囊括藏傳佛教各教派的現代學銜制度,決定設立“拓然巴”高級學銜。“拓然巴”是“拓仁然絳巴”的簡稱,意為學問最高的博學之士。由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開辦高級學銜班,招收已經取得傳統最高學位的僧才對“五部大論”進行集中研修,同時學習政治、歷史、法律、漢語、計算機等公共知識,開啟藏傳佛教現代學銜制度的探索,開創傳統學位制度與現代學銜制度雙軌并行的僧才培養模式,其意義不亞于宗喀巴大師對藏傳佛教制度的改革。

      黨的十八大以來,西藏佛學院、青海省藏語系佛學院、甘肅省佛學院、四川藏語佛學院、云南藏語系佛學院、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佛教學校相繼開辦“智然巴”中級學銜班、“禪然巴”初級學銜班及各類培訓班,使藏傳佛教僧才培養的渠道不斷拓展。“拓然巴”高級學銜班的學制、學習內容、教學管理方式等日趨規范,受到越來越多藏傳佛教界的關注和支持。2015年,國家宗教事務局發布《藏傳佛教學銜授予辦法(試行)》,以國家法律的形式明確藏傳佛教現代學銜由“拓然巴”高級學銜、“智然巴”中級學銜、“禪然巴”初級學銜組成,明確“三級學銜”的授予條件和要求,使藏傳佛教現代學銜制度建設步入法制化軌道。目前,已初步形成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、地方藏語系佛學院、寺廟學經班(佛學院)相互銜接的辦學體系。全國藏語系佛學院年均在校生規模近2000人。截至今年5月,共有273位優秀僧才考取“拓然巴”高級學銜,成為新時代推動藏傳佛教中國化的中堅力量。

      隨著時代的發展,傳統的學經制度日漸吸收現代教育的理念、方法和內容,不斷向現代轉型,但對于佛教經典的學習探究,仍是僧才學修的主要路徑。傳統學位與現代學銜制度并行不悖,傳統學位制度是現代學銜制度的基礎,現代學銜制度是傳統學位制度的創新。班禪額爾德尼·確吉杰布對現代學銜制度建設非常重視,每年都要到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看望“拓然巴”獲得者,勉勵他們愛國愛教,護國利民。他鼓勵扎什倫布寺和各地的優秀僧才報考“拓然巴”,目前扎什倫布寺有近10位“嘎欽”獲得者考取了“拓然巴”。

      班禪額爾德尼·確吉杰布獲得“嘎欽”學位意義重大,對于藏傳佛教界具有極強的示范帶動作用,這將在藏傳佛教界掀起一個比學趕超的學修熱潮,對藏傳佛教傳統學位和現代學銜制度同步完善、相互銜接起到推動作用。

     ?。ㄗ髡邉Ⅸi,系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研究員)

    (責編: 陳建國)
    相關閱讀
    ?

    熱點關注更多>>

    領導論述更多>>

    理論園地更多>>

    相關鏈接更多>>

    激情呻吟高潮小说,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d拍,在熟睡夫面前侵犯我在线播放